台灣的冒險治療現況與未來展望

 

都市人基金會執行長 王克威

2007-03-15(臺心電子報第34期專題報導)出刊

 

一、前言

  『媽,其實我有許多話要跟妳講!雖然我以前不是很乖,你每次說的話我都沒在聽。叫我不要出去,叫我不要騎摩托車,我都沒在聽,但是現在的我終於知道妳對我的好。妳以前講話我都覺得那是不可能的,不可能被警察抓、不可能被罵、不可能被手銬銬去監牢,但是我現在想跟妳講,現在我終於能體會妳的感受,雖然妳懇親會那天沒有來,但是我知道妳的痛苦。我有時候也在想,我以前怎麼這麼皮,都不聽妳的話,我要趁這個時候,把我心中的話講給妳聽。其實,我在這邊改變了很多,我要開始孝順妳,再也不做壞事、跟壞朋友混在一起,我說的話一定會做到。媽,我愛妳!』這是小毛在 3742 公尺的南湖大山主峰山頂上,真情流露地哭著說出他心媟Q對媽媽說的話。很多人一直對這種帶高關懷的孩子到戶外體驗甚至是冒險一直不以為然,除了風險高之外,很多人會認為這樣的活動不過是玩玩而已,會有什麼效果?更別提所謂的療效了!但是看到這樣一個混幫派的國中生如此的真情告白,令人很難不動容!接下來的問題是台灣要如何發展安全又有效的冒險治療方案呢?

 

二、現況

  近年來因產業加速外移,造成中年失業人數劇增,同時也造成許多中下階層的家庭發生經濟問題。再加上因為網路資訊爆增加速社會變遷,導致傳統價觀迅速瓦解,造成升學與就業不是唯二的出路。經教育部調查,94學年度國中畢業生未升學也未就業的人數為 6709 人(還有許多國中中輟生不在這個數字之內),而且即使是就業也還有在黑社會企業工作、作檳榔西施甚至是陪酒性交易的工作等問題,這些需要高關懷的青少年早已成為一個嚴重到無法忽略的社會問題!

 

  雖然教育部聲稱中輟生的數目有逐年下降,但基層的教師都知道數字是會騙人的,中輟的問題只有越來越嚴重,其實把許多中輟生找回學校之後,造成他中輟的原因沒有改變,使他常常成為課堂秩序的干擾者,甚至再次中輟時還會帶幾個同學一起中輟。除了職業試探計畫及校內的高關懷課程可以稍微有些幫助外,目前似乎沒有什麼辦法可以有效地幫助這些學生。

 

三、冒險治療

  冒險分為四個層次:休閒、教育、發展及治療,這奡ㄗ鴘澈_險比較是偏向戶外的冒險活動。冒險休閒發展最久,如登山、釣魚、攀岩、自行車、飛行傘、滑翔翼之類的運動。冒險教育則是在休閒之餘再加上教育的意義,如登山的過程中學到愛護大自然、尊重生命。冒險發展(或稱冒險輔導)在台灣則是這五年才開始推動的,其中冒險體驗只是過程,重點是透過冒險體驗帶來輔導諮商的契機,希望可以對學員有些實際的幫助,特別是針對一些行為偏差或中輟邊緣的高關懷青少年。筆者針對台灣目前高關懷青少年的冒險輔導相關活動作了初步的調查,分為三種:高關懷課程(每次半天達三次以上)詳見附表一、短期住宿型營隊(九天以下三天以上的冒險體驗營隊)詳見附表二,以及長期住宿型營隊(十天以上的冒險體驗營隊)詳見附表三,這些數據雖不夠完整但也可籍此小窺台灣目前相關活動的現況,筆者會把本文與這三個附表放在筆者機構的網站上,讓相關的活動資訊可以增添進來。經調查得知目前國內機構大多是外聘技術顧問或技術團隊來操作冒險活動,如何能讓不同領域(冒險與輔導)的工作人員互相合作彼此相輔相成而非互為阻力,實是一大課題!但也唯有設立不同領域卻能相輔相成的典範,我們才是預備好可以真正進入冒險治療的領域(現在還有好一段努力的空間)!

 

  1997 年美國學者 Luckner 及 Nadler 提出一個以冒險為本的學習歷程,內容就是學習者被引導進入一個陌生的環境,並進入一個特定的社交環境賦與任務待完成,並營造出不和諧的狀態,在其中不斷調適並熟練後,重組學習者體驗的意義與方向以溶入未來的生活。一般來說現在的孩子住在都市已久,很少去到戶外活動,戶外對他們就是新奇陌生的環境,只要工作人員經過良好訓練並且安排規畫安全周詳的冒險體驗,通常都能引起學員的學習動機,進而克服各式的挑戰得到成就感,並且願意遵守規矩進行下一個挑戰;所以大部份的冒險輔導方案跟傳統室內的輔導課程相比之下都可以達到不錯的效果。

 

  去年十二月筆者的機構邀請了美國 Sage Walk 的創辦人 Michael Conner,他是心理博士也是用冒險治療的心理治療師,來台辦了兩天的工作坊。他提到美國在冒險治療這個領域也有三十年的歷史,目前他們機構最長的營隊有達 228 天在戶外的,光戶外介入就有八種戶外課程類型(1 到 7 天的短天數課程、14 到 21 天的初步介入性課程、21 到 28 天的低介入性課程、28 到 90 天的擴大介入性課程、固定天數長度的課程、開放式天數的課程、和安置機構一起合作的課程、獨立操作的方案課程),一個個案可以有八種延續的選擇方式像家庭(H)、中途之家(THP)、過渡型寄宿學校 (TBS)、寄宿學校 (BS)、情緒成長寄宿學校(EGBS)、 戶外課程方案(OP)、行為矯治學校(BMS)及安置治療學校(RTS),而介入的順序也按個案需求有許多選擇如戶外課程結束直接回到家庭、戶外課程結束→先回到中途之家→再回到家庭或者也可以是戶外課程結束→先回到情緒成長寄宿學校→再回到中途之家→最後回到家庭!至於療效則是經過多年的研究結果,也證實一般而言不僅有效也較傳統治療模式更為經濟!

 

四、未來展望

  美國花了三十餘年才走到目前這個階段,我們可以拿他們摸索的經驗少走一些冤枉路,讓冒險治療在台灣能夠發展地完備,讓許多人(除了高關懷青少年外,還有許多藥物無法醫治的病患)可以透過這種治療模式被恢復。因此筆者建議要盡速成立一個對話的平台,AAEE(亞洲體驗教育學會)是一個雛型,但還必須廣納各方學者與業者(專家)的意見,其任務為:

 

﹝一﹞建立安全機制

  包括訂定各個活動的安全標準,如操作手冊、訓練流程及認證系統。

  1. 訓練流程──不管是任何戶外活動,都需要有足夠訓練的指導員或引導員來操作,目前我們需要對於戶外引導員的訓練標準來確保他們在操作戶外活動的安全。

  2. 操作手冊──不管是高低空繩索課程、攀岩、溯溪、海洋獨木舟等冒險活動,都需要有完整的操作手冊,按著手冊再加上當場的臨機應變,應該可以解決大部份的問題。不要等到出了人命後再來講責任歸屬。

  3. 認證系統──這是訓練流程堜珒ㄗ鴘獐郱ョA實際上不只是對指導員或引導員的認證,包括對方案及機構都可能需要基本的認證。

﹝二﹞推動支持系統

  如法律常識及保險規劃。

  1. 法律常識──目前美國戶外冒險活動都會要求參與者放棄事故意外追訴權,以避免萬一發生意外時,指導員甚至機構都可能有上不完的法庭甚至會破產。

  2. 保險規劃──目前台灣的戶外活動都是意外險,因為沒有足夠的數據,所也都是粗估沒有精算,甚至 2005 年國體產研所到國王峽谷登山國內保險公司都無能承保!我們需要累積足夠的數據來作準確的保險規劃。

研究發展

  包括推動立法冒險治療師法、讓冒險治療進入高等教育甚至成立冒險治療研究所、幫助各機構作量化及質化研究、研發新方案、以及與各個領域(如社工界、教育界、諮商界與醫療界)建立網路,盡量減少社會中被忽略的人。

  1. 推動立法冒險治療師法──冒險治療實是一門高難度的專業工作,但目前在業界操作的工作人員不只沒有應得的尊嚴,薪資也少的可憐,而且需長時在外工作,離婚率偏高,投入與報酬不成比例,推動冒險治療師法是一個遙遠但神聖的目標。

  2. 讓冒險治療進入高等教育──以目前大學社團萎縮的情況可得知目前大學生越來越物化,除非在大學甚至是研究所開立相關系所,否則很難有好人材進入此領域。

  3. 幫助各機構作量化及質化研究──業界有豐富的經驗,但缺乏研究的能力,如果能幫助各個機構開始收集數據,甚至與學術單位合作研究,在在都可以增加機構的服務品質。

  4. 研發新方案──現行的教育與醫學都有許多無法服務的對象,反觀先進國家就以人為尊,設計出許多的方案來滿足這些不同對象的需求,像音樂治療、藝術治療、動物治療,不管從生態的多元化或管理的有效化來談,我們都可以借鏡於先進國家的經驗,來發展我們自己的新方案,以降低更多家庭的痛苦並減少許多資源的浪費。

  5. 建立網絡──在本文的現況中有提及經教育部調查 94 學年度未升學也未就業的青少年就高達 6709 人,而且即使是已經建立如此網絡系統的歐美國家仍有許多人被忽略,更何況是沒有各個領域形成網絡的台灣,我們需要社工、醫療、輔導諮商、教育、心理、警察、體育、冒險等各界不只是有對話的平台,還要有合作的組織網絡。

附表一、附表二、附表三如附檔(PD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