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flection from Double Black Diamond–Advanced facilitation skill training workshop

參加美國歷奇輔導進階訓練後之分享及體會

作者:利明威

 

於七月十三日至七月十七日,我參加了由Dr. Christian Itin[1] Dr. Scott Bandoroff[2] 於美國Oregon State Portland 舉辦之五日歷奇輔導進階訓練(Double Black Diamond- Advanced Facilitation Skill Training[3]。是次三十五小時訓練教我大開眼界,也令我對歷奇活動工作有另一番體會。此文章旨在向各同工分享當中之得著,同時也期望能於寫作中協助自己深化是次學習。下列我將把分享文章分為四部分:

 

(一)Double Diamond所提出禮物(Gift)之概念

Double Diamond 其中一個核心概念是禮物(Gift)。簡單演繹之,於一個活動的介入過程中,參加者與工作員之間是共存著一種互動互饋的關係 (exchange relationship) 。參加者的言行舉止、心理狀態皆被視為其伴隨攜同之禮物(Gift);與此同時,工作員之介入也是一份回禮。Double Black Diamond Model 中之送禮過程(Gift Giving Process 包括四個步驟:

 

1.      製定目標 / 選擇禮物(Goal setting / selecting the gift 我們須要確知介入背後之具體目標(know why we are doing what we are doing)

2.      剪裁目標 為參加者度身訂做其禮物(Tailoring the goal – making the gift specific to this client);

3.      包裝禮物 這裡意指當工作員在考慮送禮的方法、包裝時,均須顧及對象之特性(Gift wrapping the goal);

4.      工作員促進參加者檢視其換禮過程(Processing the exchange)。

 

對我來說,「禮物」這概念提醒了我兩大重點:

I.      彼此尊重姑勿論參加者之意願如何、其投入程度有多高、動機有多大、抑或其行為如何積極或惡劣,其本體就是一份獨特的禮物。持著這對參加者抱有正向積極及尊重的態度,確可使我們的工作有闊然開朗的境界。[4] 

 

II. 獨特性

每一群參加者及每一名受眾均有其獨特性。使用活動上的變通性(Flexibility)實是十分重要。過份刻板及一式化的歷奇活動程序將會扼殺了歷奇活動介入過程中應有的驚喜及適切性。


()七代不同之活動帶領方法(Seven Generations of Gift Wrapping[5]

 

Simon Priest Gass[6] 曾提出五種不同之促進學習技巧(facilitation skills)為基礎, Dr. Christian Itin Dr. Scott Bandoroff 演繹出七代不同之包裝禮物方法(活動帶領方法- Seven Generations of Gift Wrapping)。分別為:

 

1)  讓歷奇經驗本身自行揭示(let the experience speaks for itself 。簡單地說,在活動過程前或之後工作員均不作任何討論或演繹。例如一些趣味為主之熱身遊戲或登山觀日;

2)  活動後由工作員揭示經驗中之學習目的(speaking on behalf of the experience)。在活動後,工作員分享活動之目的或講授其預定之內容。

3)  工作員促進參加者檢視其經歷及從中所學習(debriefing the experience[7]。其方法建基於經驗學習法 (experiential learning process)

4)  於進行活動前,為這經驗學習過程前置框架(frontloading the experience – direct);於活動前,工作員先解釋是次活動之學習過程及當中可留意之學習內容。

5) 喻意經驗(using metaphors to frame the experience[8]

6)  於活動進行前,為這經驗學習過程隱設學習框架(frontloading the experience – indirect)。其中一些常用方法包括弔詭(paradoxical approach)之運用。

7) 潛移默化經驗之學習內容(flagging the experience – using a hypnotic approach)。

雖則我在未曾參與是次訓練前,也曾於書中涉獵到有關概念,但是次訓練卻可讓我能進一步明白有關方法及其應用。與此同時,也可讓我體會歷奇輔導手法實包含著廣闊之拓展空間,也叫我別老是向參加者說教!

 

 () 透過實踐中經驗、從交流中學習

 

是此訓練之理論講授時間並不太多。五日的訓練中有約三日半之時間用作實習。在第一項實習,我們各自選擇一名同學作為伙伴。隨後、建基於這名伙伴之背景,其參加是次訓練坊之專業發展目標,每人需為其伙伴製定一項度身訂做之活動(initiatives),跟著於大伙兒中演繹及介紹這項活動。實習後由全體同學及兩名導師作出建議。是項實習之目標是讓我們能掌握送禮(Gift)這概念。第二項實習更為有趣,我們之伙伴提出一次難忘並願能重新檢視之歷奇活動帶領經驗,我們須另設介入方法,並由其他同學作出角色扮演,運用Double Diamond 之概念,重演其過程。同樣,於每次實習後,均由同學及導師作出建議。是類訓練之形式於去年我參加由 Project Adventure[9] 舉辦之 Advanced Facilitation Skills Training Workshop 也十分類同。對我來說,這類訓練形式有兩大啟示:

 

I.      作為一名歷奇活動工作者,這類學習方法促使我步出個人之舒適區境(Comfort Zone)教我經歷一次歷奇學習旅程(learning through adventure)同時也讓我重新體會若我不能踏出自己的舒適區境,即我本身的專業發展也會停濟不前。

 

II. 歷奇活動介入本質就是以經驗學習為本體。同樣地,學習歷奇活動之其中一種十分有效方法也就是經驗學習法。透過實踐,輔以反省及同輩的建議定能使我們的專業發展得益不少。我也十分盼望香港本地之相關訓練也能採用更多這種經驗學習及同輩督導模式。

 

() 擴闊眼光

 

在是次訓練中,十分幸運地能認識到於各方面運用歷奇活動的同工,其中更能認識到一位香港同工盧先生。原來他早已在九十年代初探討及應用歷奇輔導的概念於他的工作中。這位同工現職於香港大學體育系,其經驗也十分豐富。只怪平日自己較為內向,現才知香港同工中不乏藏龍伏虎之輩!在這一群同工中,其背景也各有不同。當中包括一名家庭治療師、一名中學教師、一名美國Outward Bound 學校之行政人院、一名康體治療師、更有一位是團隊培訓公司之負責人。當中兩名女同工更是以負責長途野外歷奇旅程為主(數日至數週)之工作,真是巾幗不讓鬚眉。這些同工各有專長,其經驗也十分豐富,但各人之求知態度均十分認真,滿抱終身學習之想法。從這一群來自不同背景之同工身上,更教我察覺到歷奇活動應用之多元化,同時也叫我明白歷奇活動並不只屬於某一專業;唯有當我們能摒除分隔及山頭主意、彼此學習,我們才能共同進步。

是編分享文章望能引起一些迴響,以達彼此交流、共同學習之目的。

 

[1] Dr. Christian Itin 之網址為http://www.du.edu/~citin/home.html,內有豐富之歷奇輔導資料。

[2] Dr. Scott Bandoroff 為一名心理學博士,其中他曾著有一編論文,題目為 Wilderness Family Therapy: An innovative Treatment Approach for Problem Youth,  Journal of Child and Family Studies, Vol.3, No.2, 1994 pp. 175-191

[3] 有關Double Black Diamond 之理念可參閱Dr. Christian Itin 之網址。日後我也期望能另撮文與大家分享。

[4] 此概念原也基於Double Diamond Model 之核心思想- M.Ericksonian 之觀點;與 strength based approach solution focused approach 也十分相似。

[5] 日後我將另撮文及列舉例子介紹。

[6] 相關概念可參 Priest, S., Gass, M., Gillis, L(2000. The Essential Elements of Facilitation. Iowa :Kendall.

[7] 相關概念可參 Luckner.J.L, Nadler.R.S. (1992). Processing The Experience – strategies to enhance and Generalize learning. US: Kendall

[8] 相關概念可參 Gass., M. (1995). Book of Metaphors Vol. II. US: AEE. 這本書內列舉了很多豐富的例子。

[9] Project Adventure 於美國已經從事了歷奇輔導工作多於30年。其網址(http://www.pa.org)備有其提供之訓練課程。我曾經參加了其舉辦之Adventure Based Counselling Advanced Facilitation Skills Training Workshop。我對其課程有十分高之評價。